17.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酷书网新域名清大家记住,www.xkstxt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一年零九个月以后,林修承第八次来三藩市,依旧没见到陈幸的面。

    林修承站在门口,心想着,要是现在陈幸这会儿出现在他的面前,他就跪下管他叫祖宗。

    五百多天,陈幸一次也没被他逮住过,每日从早到晚要跟他问三次好,爸爸我今天去了哪里玩,见了什么人,长高了几公分,没事还有个顾擎传照片撩拨他,真到了要见面的时候开始闹失踪,问他去哪儿,他一本正经地拒绝:“不行,林修承,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去你妈的不行!

    这次也是一样,陈幸圣诞假一放就没音讯了,林修承叫人查了乘务信息,认定了陈幸就是在家关着机,玩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一套,当即来了三藩,准备抓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开门进去,门里一看就是没人在。

    桌子上放了一张《卡萨布兰卡》的电影剧照,背后写着:

    林森的消息也来了,说是林修承一上伦敦飞往三藩的飞机,陈幸就跑摩洛哥去了。

    身心俱疲的林修承只好拉着顾擎出来喝酒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,我怎么开导你啊?”陈幸把自己捂得严实,顾擎完全不知道他们俩那回事儿。

    林修承自顾饮下一口闷酒,这能怎么说,他拒绝了陈幸的求欢,陈幸恼羞成怒?

    林修承不是怕陈幸后悔,他是理智地觉得如果陈幸离开英国前一晚他们发生了关系,陈幸就再也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当陈幸坐在他身上,捧着一颗心,俯身拿湿润又多情的眼睛看着他,要与他接吻,而他触碰着陈幸腰下字母的那一刻,他只想把陈幸锁起来,蒙住他的眼睛,绑住他的手,扼杀陈幸一切与外界的联系,让陈幸从头到尾只属于他,可那样失控的想要侵占对方的猛烈欲`望,会摧毁陈幸,也会摧毁他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他说,不行,陈幸。

    林修承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,他得给陈幸留一条退路。

    但也他妈的不是这种退路。

    “陈幸去摩洛哥干什么?”林修承问顾擎。

    顾擎疑惑:“陈幸去摩洛哥了?”

    林修承转开了脸,喝完了杯子里的酒。

    他的手机亮了起来,陈幸终于有讯息了,他跟林修承说:“爸爸,你去都去了,帮我找个保洁,打扫一下房间。”

    林修承拨了陈幸的号,陈幸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”林修承看了看表,“还是我去找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听不到。”陈幸说,他那边似乎很嘈杂,草草地和林修承说了拜拜,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林修承拿陈幸一点办法没有,他在伦敦事情又多,当天晚上就回去了,走之前还盯着保洁员把陈幸的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到了伦敦,林修承一回家就上楼睡了,他醒过来的时候,感觉眼睛上有什么东西,想伸手去摸,却发现手被捆住了。

    有一只冰冷的手捏着他的下巴,往他嘴里塞了一粒东西,味道微苦,带着腥味。

    林修承刚想用舌头顶出去,一双嘴唇吻上了他。

    很软很甜,黑暗令人更敏感,对方柔软的舌头轻轻地在林修承的嘴唇上一下一下地舔着,好像猫爪一样挠着林修承,嘴唇微张,含着他,上唇可爱的唇珠顶在林修承的上唇。

    那双给林修承喂药的手解开了林修承的睡袍,在他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林修承感到一阵焦虑的燥热:“陈幸,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陈幸不说话,从他的下巴舔到他的喉结,沿着胸肌一路下滑。

    碰到林修承内裤包着的性`器,他小心地拉下了林修承的裤子,张嘴含进去。

    陈幸的口腔湿热温暖,舌尖在林修承怒张的性`器上滑过,若有似无地挑`逗着他,他先将林修承做了几个深深的吞吐,顶的喉头发涩,又将他吐出来,一手在他性`器上撸动,嘴含着他的顶端吮`吸。

    陈幸本就满怀上一次勾`引不成的恨意,抱着要弄得林修承发狂的心,给他喂的药药效很猛,却又不想让他太快满足,手下的动作时快时慢。

    林修承问了一句之后也不再吭声,陈幸很不满地吐出了嘴里东西,问他:“我技术不好吗?”

    他只是坏心地想让林修承也尝尝得不到快感的滋味,却不想,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头发,按在眼前的巨物边,他的鼻间顿时充斥了林修承古龙水混着淡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还要再练练。”林修承说,他没有拿下眼罩,也不放开陈幸,把陈幸的脸压在在自己快爆炸的部位,命令他。

    陈幸头发被林修承抓得疼,只能又把林修承的性`器吞进去,他跪在林修承的腿间,为他服务着,林修承一下一下地按着他的头,陈幸的喉咙好像要被林修承捅穿了,也吞不到底,没一会儿,陈幸泪水也泛出来了,推着林修承的腿想起来,又被林修承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陈幸卖力地吞吐了几十下,两腮都酸疼,没有力气了,林修承也没有任何要发泄的迹象,他又犯懒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