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酷书网新域名清大家记住,www.xkstxt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日子照样过着,林修承总算给了他一张信用卡和家里钥匙,陈幸白天去语言学校上课,晚上就在外边闲逛,林修承派的保镖被他甩丢好几次,卡里却没刷过的记录,不知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林修承听看着陈幸的人和他提了几次,就嘱咐以后不用让保镖跟着了。他不杀人越货,林修承由着他去,他要真的杀人了越货,那……到时再议。

    一个周五,陈幸一下课,接到林修承的消息,说自己在他学校门口等他。陈幸下楼就见到一台骚包的跑车,林修承下车,帮他掀起车门。

    “爸爸,车不错,”陈幸惊叹,把书包往后边一人,“什么时候给你儿子也搞一部?”

    林修承瞥他一眼:“今天带你去吃饭,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方神圣啊?”陈幸问。

    “我表弟。”

    陈幸兴趣上来了:“我需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关系好吗?”陈幸感兴趣地追问,“也是那种想和你斗个你死我活的亲戚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陈幸一拍档位杆,对他怒目而视:“你能不能不要回答的这么简略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林修承施施然道。

    陈幸翻一个白眼,把腿架在身前的护板上,鞋子顶着前风窗,手枕在脑袋后面,闲适地闭上眼睛,享受难得好晴日里,拂面的伦敦晚风。

    表弟做叫顾擎,一个自由摄影师,居无定所,来去如风,本家人里唯一能真正和林修承说上话的小辈。

    林修承的爷爷只得他父亲一个入了族谱的儿子,上面一个哥哥,下面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皆是私生子女,他爷爷对其他几个儿女不闻不问,只支付日常生活开支。

    他父母空难后,爷爷让几个叔伯沾了星点边缘的活计,遗嘱里写的明明白白,林修承出了事,他的财产就都捐了。

    后来,林修承爷爷也走了,顾擎父母移民美国,林修承大权在握,懒得料理这些虾兵蟹将,伯叔们却自以为林修承怕了他们,总想谋到些家产,私下小动作不断。

    可惜傻得不堪入目,如今二叔出意外离了世,竟以为是他运气不好,在家族聚会时感慨夜路不可多走,南二区到底不安全,令林修承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林修承领养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男孩儿,还扬言要将事业传给他,这可不得了,八卦都传到海那头去了,顾擎听母亲跟他一说,他恰好来欧洲商拍,非得见见陈幸不可。

    林修承没打算藏着捂着,就把陈幸带来了。

    到了餐馆,林修承把车子给了泊车员,领着陈幸走进去。

    陈幸刚到门口便被拦下来,说他衣冠不整,不得入内。

    陈幸非常无奈的对着林修承摊摊手。他穿衣服随便惯了,这天T恤大裤衩,外加一双人字拖。

    林修承向来西装革履人模狗样,看习惯了陈幸在家不修边幅,一时忘了还有用餐礼仪这一说。

    顾擎的电话打来,问他怎么还不到。

    林修承无语的看了看满不在乎的陈幸,对顾擎说陈幸衣冠不整被拦住了,让他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门口听着顾擎豪放的笑声由远及近。出了餐厅,他先看到了林修承,又把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侧的陈幸身上。

    陈幸也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顾擎看他一会儿,吹了声口哨,向他摊开手:“你好,我是顾擎,林修承和你说过吧,我是他表弟。”

    陈幸伸手和他交握:“我是陈幸,林修承和你说过吧,我是他儿子。”

    顾擎闻言又哈哈大笑,道:“宝贝儿,你太妙了,我给你拍一套照片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幸什么也不知道,谨慎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种眼神,”他上手想摸,陈幸挪了一步,头微微后仰,避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别杵着了,”林修承叹一口气,“换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陈幸这打扮,高级餐厅是别想进去了,顾擎灵光一闪我们高中旁边那家中餐馆还开着吗?”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不顾陈幸的感受,驱车往他们共同就读的高中去。

    早十几年前,在伦敦的华裔,再有钱也融不进上流社会。

    林修承的爷爷军阀出身,恨极了要讨这些英国佬的好,两人考几家私立学校,校长狗眼看人低,把他的孙子们全拒了,索性让他们就近上了家附近一所公立高中。

    高中旁边有一家中餐馆,中等档次,老板娘十分热情,厨子做饭也好吃,林修承和顾擎读高中那会儿常去吃。

    中餐馆不但没倒闭,还扩张了门面,占了一个转角两层楼。陈幸下车的时候脚步滞了滞,像是有点紧张。林修承注意到了他的异样,扫他一眼。

    门口迎宾小妹长得漂亮,穿着旗袍,眼睛大大圆圆地替他们拉门,林修承和顾擎先进去,待陈幸经过她的时候,林修承听见后面小声的惊呼,他侧身看了一眼,陈幸咧着嘴捏了捏女孩的脸。

    林修承微微一笑,径自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席间,陈幸心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